返回首页






2021年12月06日

家乡的早酒■廖桃生

我的家乡位于洞庭湖西北边的一个小县城。关于县名的由来,据史料记载,因属地“左挹洞庭,右接兰澧”“洞庭兰澧诸水各安其流”,故取名安乡县。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此地独特的饮食文化,但凡到过安乡县的人,都知道这里的早餐品种丰富,不仅有各式各样的风味早餐,还有各种时令季节的火锅、炒菜、卤菜拼盘等,且当地人吃早餐时还有一个习俗——喜欢喝点酒,我们当地人称之为“喝早酒”。

“喝早酒”,顾名思义就是早上喝酒,至于“喝早酒”的来由,有多种说法。一种说法是以前农村人早起要干农活,喝点酒可以解乏,涨气力,干活更有劲;另一种说法是小县城以前水运交通发达,大量的当地男人都以在码头上装卸货物为生,为了不耽误白天行船,那些装卸工人几乎都在夜里工作,一直到天亮才收工,为了白天能好好睡上一觉,大家通常就会在早上收工之后去喝点酒,以帮助睡眠。

关于“喝早酒”的真实来由,我们已无从得知,但据父辈所说,祖父辈的老人年轻时,酒是奢侈品,在肚子都吃不饱的年月,酒非但不是生活的调味剂,反而被很多主妇看做是家庭的累赘,要是家里不备点酒吧,来个客人不给人家喝两口说不过去,家里有点酒吧,自家的男人总在惦记,且用尽了“坑蒙拐骗”的方法来偷偷摸摸地喝上一口,惹得女人们不厌其烦。这样一来,甭说早酒了,男人们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不用沾亲友的光自己喝上一口,辣嗓子的村酒,格外香甜。

到了父亲一辈,大家的生活条件逐渐好了起来,酒不再是奢侈品,家里条件好的,瓶装酒总会摆在组合柜的显眼处,装饰着平凡的日子,家里条件一般的,床下也能塞上一桶散装酒,浸润着生活的酸甜苦辣。逢年过节或客人来访,无论是谁都会拿出一两瓶好酒来招待客人。

要说最先“喝早酒”的地方应该是小县城。那会儿小县城里的居民大多出身农村,他们对农村老家有着天然的亲近,又有着莫名的优越感,为了凸显自己城里人的身份,他们想方设法地为自己标榜着不同于农村的生活,早酒是最经济实惠的一种。县城里谁家来了亲戚串门、办事,一顿早酒是必需的礼数,一向不主张男人“喝早酒”的妇人们,这时也会给男人兜里塞上几张大钞:“你们出去吃点吧。”有了女人的支持,有了跟在身旁的农村亲戚,男人们的早酒何其硬气:酒,要上好的;菜,必须赶荤的上;锅底的小火苗,必须旺旺的。早餐店的老板有眼色,一看常客后面跟着衣着朴素的农村亲友,其热情程度瞬间高涨。要是遇上节假日或周末,大早晨的让老板另给炒上几个菜,直把早酒午酒并到了一起,在老板的热情招待下,在老家亲友羡慕的眼神里,这顿早酒虽说超出了预算,可男人们高兴啊,看看,咱有出息了。

时至今日,到了我们这一辈,“喝早酒”有时变成了一种休闲聚友的方式。生活节奏快,家家户户都有车,限制了“喝早酒”的条件,只有在逢年过节,或周末休息时,年轻的三五好友可以相约一聚,开怀畅饮。

祖父辈的人,回归了大地,父亲辈的人,渐渐老去,他们依然保持着“喝早酒”的习惯,时不时地去早餐店喝上一口。早酒在他们心中已然脱离了“酒”,他们为的是和老伙计们聚一聚,和相熟的老板们聊一聊。我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“人间烟火气,最抚凡人心”吧!

--> 2021-12-06 2 2 常德晚报 content_93721.html 1 家乡的早酒■廖桃生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