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





2021年12月03日

一湖阳光

■徐秋良

人上了年纪,心情有些怪怪的。临门一件事情,由于外界的影响,容易晴天转阴雨,亦或是阴雨转晴朗。

省文联在常德市柳叶湖某宾馆举办“三百工程”五十名补选文艺家学习培训班。我接到通知,像当年接到应征入伍通知书那样,激动的心情似橡皮小鸭子,按下去又浮上来。

去常德,朋友告诉我坐城铁方便,我便购买了去常德的城铁票。赶上双休日,那天下午从长沙去常德没有座位了,只有站票。一看时间,不站也得站呀,通知要求下午报到,第二天开班,硬着头皮上了车。车厢里挤满了人。其时心情有些复杂,是羡慕那些有座位的,还是怜悯和我一样站着的,说不清。旅途中看手机是打发时光的好方式,但站着看手机,像儿时看到母亲簸箕里的谷粒,撞撞跌跌,晃晃悠悠,一会头昏眼花。四下搜索空位,多次尝试,屁股没有捞到优惠,收获一脸尴尬。中途站下车的空座,上车的旅客凭票安然入座。起座打开水的,上洗手间的,追抓跑开孩子的空一会,屁股还没沾座位,那里就喊你让座。

迷迷糊糊、懵懵懂懂中,手机响了。毛泽东文学院的同学打来电话,说她已到常德城铁站,会开车接我。我一看时间,不到下午三点,我们要四点半才到常德,那她得等一个半小时。站票累积在内心的阴云,似乎被来电驱散,投射一束暖心的阳光。同学不断来信息询问行程地点,我也在摇晃中回复,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。

五点多,同学接站把我送到宾馆。

冷风裹着细雨,催促着夜幕早早降下。我贮立宾馆前坪,放眼打量四个西湖大的柳叶湖,一片混沌。天冷时日短。

常德,我曾来过。看过诗墙、画墙,坐船游览穿城而过的穿紫河,品尝江街小吃,只是未有机会游柳叶湖。常德人把水文化做到极至,我发自内心佩服。

湖风一阵紧似一阵,钻进内衣,把脊梁骨吹得冰凉的。我连忙提着行李袋小跑进了宾馆。想着择机会一定要看看柳叶湖的美景。

两天的专题学习培训,安排得满满的。讲课老师都是湖南文艺界的大咖,收获良多。

每天晚饭后,我沿柳叶湖堤散步时,课堂老师讲课的观点、论据、引用的故事,精彩的金句,会伴随脚步的移动而不时回放,细细回味。

学习班结束第二天,我起了个早,推开玻璃门,走上阳台。冬日放晴,万里无云,东边的太阳,先是金黄,渐渐泛红,由淡红变深红,变火红,圆圆的,牵着视线冉冉升空。阳光在柳叶湖面投放的光芒,开始是一条线,光线逐渐扩大,变成一根粗壮的光柱,很快拓展为宽带。水面折射的波光,随着太阳光的变化而不断变幻。

湖风扑面,吹醒一夜迷糊。此时,我感到特别的清爽。湖堤上有骑自行车的,有跑步的,有打太极拳的,惬意而舒适。

我伫立在阳台,望着已升至湖心上空的太阳,太阳把自己的光辉洒满一湖。晨风摇曳金黄色的光斓,向湖的四周绽放,我尽情地沐浴着冬日阳光的温馨。

--> 2021-12-03 2 2 常德晚报 content_93550.html 1 一湖阳光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