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A04版:财经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版面导航

第A01版
要闻

第A02版
要闻

第A03版
民生政务
 
标题导航
·
中年人炒股,
年轻人炒鞋?
·
交通部再次呼吁
车主及时安装ETC
常德日报刊例 | 常德晚报刊例 | 常德网广告报价 | 返回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  
2019年06月12日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中年人炒股,
年轻人炒鞋?

    球鞋“江湖”上,小君(化名)有一个特殊身份——炒鞋玩家。

    2017年,他雇了20个人排队购买AJ(Air Jordan)的一款新鞋,并由此踏上“炒鞋”之路。两年间,小君挣了近30万元。天价球鞋背后,品牌商同为幕后推手。多年来,耐克、阿迪达斯等品牌通过限量、抽签等方式,刺激着球鞋市场的繁荣,也让整个球鞋市场陷入疯狂。

    抢鞋难“转型”玩家  两年挣近30万元

    小君进阶玩家之前“苦”于抢鞋,“抢鞋真的太难了,中签率低得可怜,堪比摇号。如果不是有组织地抢,基本很难抢到。但是当时买鞋没地方买,大家只能往店里涌。那些鞋又都被塑封好了,也不好意思试号,用户体验特别差。”2017年,小君雇了20个人排队购买AJ的一款新鞋,从此踏上了“炒鞋”之路。两年间,他挣了近30万元。

    在炒鞋圈内,炒鞋玩家一般分为两类。一类是通过官方渠道抢鞋,并在市场售卖赚利差的散户;另一类则是通过大量扫货、提拉价格等方式左右市场价格的庄家。小君自认是散户,“对于散户来说,开始卖鞋都是‘以战养战’,因为喜欢球鞋,但球鞋太贵买不起,一次性多买几双再卖了,形成一种不自觉的‘共享经济形式’。”

    谈及炒鞋“生意经”,小君表示,潮牌生意是粉丝生意。市场价比发售价高出30%非常常见,有的甚至是原价的好几倍。其中,阿迪达斯2017年发售价不到2000元的Yeezy 350 V2 白斑马,上市一周内价格迅速飙到1万元以上。耐克的Off White×Nike Blazer Mid彩虹配色鞋发售价也不过899元,在淘宝上的售价却曾高达8000元。

    线上线下秒杀爆款  “炒鞋就像炒股”

    狂热的消费需求,催生出二级市场。对于炒鞋玩家来说,这已然成为一门生意,而不仅仅只关乎球鞋。

    笔者发现,身边多位潮鞋爱好者每人手机上基本会安装少则两三个、多则数十个购买球鞋的APP。炒鞋玩家则是线上和线下双线抢鞋。线上为机器人抢购,只需要输入相应的函数,就能在相应的时间点抢鞋。线下则是采用人海战术,“去年11月,有庄家雇了50个人,排了差不多一整天买了21双鞋。按照当时的发售价1299元、市场价5600元计算,一双鞋赚了4000多元。”小君透露,还有一种需要“背景硬”的拿货渠道,就是认识店长或者管理人员直接拿货。

    “球鞋圈也有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。粉丝们有强烈的买卖、收藏球鞋的需求,转卖球鞋的二级市场应运而生。同时球鞋的投资价值与日俱增,已经逐渐衍生出和股市一样具有理财投资功能的‘鞋市’。”小君表示。这一点得到了另一个炒鞋玩家刘山山的认同。刘山山两年前开始接触炒鞋,在他眼中,炒鞋和炒股并无两样,均为低价买高价卖。发售价为1200元的鞋子,如若比较抢手,就会加价去购买,价格合适的时候再抛出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与股市一样,鞋市也有风险。刘山山表示,炒鞋玩家主要通过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衡量一款鞋值不值得炒。一般来说,都是看哪位明星穿过,是否为联名、好不好看及是否容易搭配衣服,“判断不好就只能赔。毕竟,每双鞋子加价多少在行业里并无明确标准。”

    多年来,小君致力于挖掘“妖鞋”。“炒鞋就像炒股一样,要学会找‘妖股’。这非常考验炒鞋人的眼光,还要拿准出货的时间,一般要囤一段时间,等货量被消耗得差不多才出手。”小君也有看走眼的时候。“之前,AJ 1黑灰Shadow就爆雷了。市场当时预测为4000元,预售为3000元。我当时雇了10多个人去抢鞋。结果同时期Off White The Ten特别火,导致Shadow的价格一直没起来,现在价格是2000多元,我只能降价卖。”

    阿迪达斯明星加持  耐克限量制造噱头

    天价球鞋背后,嗅到商机的品牌商系幕后推手。

    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把一双售价不到2000元的球鞋价格推高到近万元,饥饿营销是根本。“每次新鞋发售,品牌方会刻意强调出货量,一旦市场显示货量少,前期预售的价格就能高出原价好几倍。‘炒鞋’可以制造出一种鞋市繁荣的景象,这对品牌价值塑造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根据美国球鞋电商平台StockX数据,2018年球鞋二级市场销量中,耐克旗下的AJ品牌占据44%的份额,耐克品牌(除AJ外)占26%,阿迪达斯品牌占24%,其他品牌仅占6%。2018年销量前三的AJ 1、Adidas Yeezy、AJ 3分别溢价99%、30%、31%。

    虽然耐克,尤其是AJ系列,在二级市场占有绝对统治地位,阿迪达斯也在随时找机会翻身。2013年,推特上拥有近2500万粉丝的说唱歌手坎耶·韦斯特,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投奔了阿迪达斯。2016年财报会议中,阿迪达斯表示,2016年3月17日当天,在全球卖出了40万双Adidas NMD球鞋,而AJ 11在2015年整个12月的销量也仅有100万双。

    不过,耐克旗下的AJ也在不断制造话题性。前不久发售的AJ 1“禁止转卖”,就被指是耐克又一成功营销案例。“通过这些限量款把产品的话题度炒热,紧接着开始换配色加大货量发售,以此盈利,这是耐克最惯用的手段之一。”小君称。

    此外,明星带货也是球鞋公司的营销重点。根据去年10月阿里巴巴发布的《明星消费影响力报告》,仅去年7月到9月,就有超4亿人次在淘宝上搜索“明星同款”,平均每天超过450万人次搜索。

    ■据《新京报》
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 
湘ICP备06006364号 版权所有 [湖南省常德日报社] 尚一网
Copyright 2006 cdye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合作伙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