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A06版:文苑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版面导航

第A01版
要闻

第A02版
要闻

第A03版
新闻专递
 
标题导航
·
根的礼赞
·
上学路上
·
无标题
·
无标题
常德日报刊例 | 常德晚报刊例 | 常德网广告报价 | 返回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  
2019年01月11日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上学路上

    ■伍先成

    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在大牛大队鲁陂堰小学读书。学校与我家相距七里的路程,其中有三四里是山路,尽是一些弯弯拐拐的羊肠小道。如果是在寒冷的雨天和下雪的冬天,学生们上学就很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还没有橡胶套鞋这种雨具。遇到寒冷的雨天或下雪天,家庭条件稍好的孩子上学,穿的是那种鞋底上了平头铁丁,鞋邦上又纳了密密麻麻针线而且又用桐油油过几次的布鞋。这种布鞋不漏水,穿上暖和,走在泥泞的路上四平八稳,绝不会有摔倒在地上的事儿发生。而我呢,因为家里兄妹多,吃的穿的都比不上人家。遇到这样的天气,出门时,心里总是打冷颤,然后就是打着赤脚,卷起裤子,腰里夹着一双鞋头穿了几个小洞的布鞋,头戴着断了几皮蔑的旧斗笠往学校里奔去。特别是走到上坡或下坡的山路上时,脚趾要向泥土里牢牢地勾着,生怕摔倒在泥泞的路上弄脏衣服。等我深一脚浅一脚踉踉跄跄走到学校时,脚背已冻得红肿起来。由于寒从脚上起,此时的我已被冻得瑟瑟发抖。好在班主任张老师接下我的书包和那双破布鞋后,连忙帮我烧热水洗脚。这时的我就觉得老师像父母亲一样亲切,热泪也在眼眶里打着圈圈流动。

    等到我的儿子洋洋读幼儿班的时候,时间已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。学校离家里也只有二三里路。有一天,呼呼的北风吹得山里的树枝不停地摇头,吹得堰塘里的水面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波浪。只有六岁多一点的洋洋经过土帝堰时,头上戴的一顶新帽子不慎被北风刮到堰塘里去了。他慌了神,呆呆地站在堰堤上,看着那顶布帽随风飘着,渐渐地沉到水里去了。此时的洋洋多想拿回那顶帽子啊,但又无法拿到。在原地耽搁一个多小时,他害怕到学校里去,因为迟到了会罚站,也害怕回家,怕新帽子丢了爸妈会打屁股。一个好心人从那儿经过,他问明情况后就牵着洋洋的小手到王老师那儿,说明洋洋迟到的原因。放学后,王老师把洋洋引到我面前,说洋洋把新帽子弄丢了,这并不是他的错,希望家长不要打他。我听后,鼻子一酸,连忙把儿子拉到怀里,声音哽咽地说:“儿子,是老天爷把你的帽子弄丢的,要打就打老天爷噢!为了穿衣吃饭,爸妈要种田种地,没时间护送你上学,你也要原谅爸妈噢!”

    见了我就哭哭啼啼的洋洋,听了我的话,竟然破涕为笑了。

    现在我的孙女儿瑜臻上学,有了校车,有爷爷奶奶送上车接回家,再也不会有过去在上学的路上的那种困苦和不安全的事儿发生了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 
湘ICP备06006364号 版权所有 [湖南省常德日报社] 尚一网
Copyright 2006 cdye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合作伙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