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A08版:文苑·广告 上一版3
 
版面导航

第A01版
要闻

第A02版
要闻

第A03版
专版
 
标题导航
·
鸟儿吻我■伍顺生
常德日报刊例 | 常德晚报刊例 | 常德网广告报价 | 返回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  
2018年12月07日
放大 缩小 默认
鸟儿吻我■伍顺生

    鸟儿从天上飞下来吻过我一回。这是我平生中最奇怪、最突然、最难忘的一次经历。

    我所在的这个城市越来越美,鸟儿越来越多,人与鸟相处也越来越亲近。

    宿舍围墙外有一排小商店,在我们单位做过打字员的小陈在这里开了家打印店。小陈养着一只八哥,鸟笼置于店前临街的地上。八哥很讨人喜欢,常有路人驻足观看,小陈的店子也多了一些生意。小陈想:八哥这个小精灵不但给我带来了快乐,还为我增加了利润,我应该感谢它。八哥每天吃得饱、喝得足,笼子干干净净,它总在笼子内跳来跳去。“啊,笼子太小了,不好玩,感谢八哥就要让八哥自由一点。”小陈抽启笼门,八哥“嗖”地一下飞向了天空。看客说,多难得的一只八哥,卖的话,少说也卖百把块钱。小陈心里一点儿事也没有。她说:“鸟跟人一样,有乐有愁,飞了就飞了,让它享受自由快乐是好事。”小陈忙生意,没空管那鸟笼。

    过了大半天,八哥不知从什么地方居然飞回来钻进它居住的笼子。看客惊奇,小陈无所谓。以后,小陈每天开张就把鸟笼提出来放在老地方,抽启笼门,任八哥自由出入。

    小陈的店子在红旗路,路边有不错的林荫树。每到临近天黑,无数麻雀就成群结队聚集在树上,“啾啁、啾啁”地叫个不停。尽管路灯明如白昼,尽管路人说话声与商店讨价还价声很大,麻雀叫声总是叽叽喳喳,但人们对麻雀盖过人声的聒噪声一点也不厌烦。人声雀声形成和谐的乐章,常德晚报记者敏感,报道过这一景观。

    我住的宿舍大院在红旗路口。院子内有很多树,桂花树、枫树、柳树、银杏树、梧桐树、玉兰树、樟树。其中有七八株很大的樟树,聪明人在它们周围筑了一个水泥圈,形成一个硕大的深绿色圆球,成了一道独特景观。我有个习惯,几乎每天中午一两点钟,只要有空就会到这里流连一会儿,不为别的,就喜欢在这树林底下站一会儿,围着树走一个圈,舒服舒服。

    2017年5月的一个下午,我来到这片樟树林下,只见在七八米高的树枝上有两只鸟儿,羽毛黝黑光亮,体形俊俏,我叫不出名字。这两只鸟儿的“嘎嘎”声十分悦耳。梁实秋说,“世界上的生物,没有比鸟更俊俏的”。我眼前这两只鸟儿就是这样。我痴痴地看着它俩。一只立在枝头一动不动,叫的时候只是点点头、翘翘尾;另一只则一下跳到这枝上,一下跳到那枝上,叫个不停。我猜想,这两只鸟儿是不是夫妻?是不是初见可心?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它们,它们时不时也对我望望。我望着它们,心里说:“我没有恶意,我不会惊扰你们。”我相信它们明白我的眼神,不然它们会飞走的。

    四五分钟后,跳动的那只叫了几声,立着不动的那只回应了几声。在我丝毫没有防备下,那只跳动的鸟儿“扑”地一下俯冲下来,用它的嘴在我的额头上猛抵了一下后,闪电式地与另一只鸟儿腾空飞走。我抬头望去,只见天空中两粒黑芝麻大的点眨眼消失了。我清醒地感觉鸟儿不是刻意袭击我,如果是袭击,它完全可用尖嘴啄我的眼睛或鼻子或面部,但它只用嘴的背部在我的额头上顶撞了一下。我抚摸被撞的额头,没有破皮,没有出血,不疼不痒。

    望着鸟儿飞去的天空,我后悔了,是我不好,干扰了你们。你们撞我,不,吻我,很好,谢谢你们。

放大 缩小 默认
 
湘ICP备06006364号 版权所有 [湖南省常德日报社] 尚一网
Copyright 2006 cdye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合作伙伴: